您的位置:  首页   > 教学科研 > 研究生教育 >

胡翼青教授作客西法大 畅谈文化工业理论的前世今生

作者:admin    发布时间:2017-03-11  浏览:

【字体:


胡 翼 青

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,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传播与社会研究所所长。曾入选江苏省333工程培养对象、青蓝工程优秀青年骨干教师。目前教学与研究的重点为传播理论、传播学术史。
 
导言:文化与艺术本是为我们讲一个故事,告诉我们一个道理,净化我们的心灵,帮助我们超越现实。然而,当一种艺术被大量复制,通过标准化的生产方式去满足消费者以赚取巨额利润时,我们是否应该在娱乐至死的氛围中静下心来思考一下:艺术原有的独一无二性——灵韵何在?我们该如何挖掘其内在的教育功能?艺术还能帮我们净化心灵吗?今天,让我们跟着胡翼青教授一起探索“文化工业”的前世今生。
听说新闻传播学界的男神——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胡翼青教授3月10日下午要在西北政法大学雁塔校区开学术讲座,同学们早早地就来到教室门口等候胡老师的到来,西北大学、陕西师大等校的学生也闻讯赶来,教室里座无虚席,有的同学站着听完了近三个小时的讲座。
 
一、发现文化工业的历程
讲座伊始,胡翼青老师从传播学史讲起,介绍了阿多诺发现文化工业理论的历程。文化工业理论源于圣西门和孔德,马克思从结构主义路径进行了深刻阐释,之后由卢卡契、本雅明、阿多诺批判相承。而正式提出“文化工业”这一概念的是法兰克福学派代表人物阿多诺
法兰克福学派代表人物阿多诺
 
文化工业理论可以追溯到“工业社会”的概念,胡翼青老师引用社会学的知识向同学们解释了“工业”,工业是建筑在科学的劳动组织基础上的,生产不是按照习俗进行组织,而是以获得最大效益为目的而组织的,由于科学组织劳动,因而人类得以大量开发资源。除此之外,工业生产要求在工厂和城镇集结工人,新的社会现象产生——工人大量存在。
 
胡翼青老师讲座现场
 
为使同学更容易理解文化工业理论,胡翼青老师详细讲解了马克思《资本论》著作中的工业理论,阐释了工业社会的逻辑——以利润为核心,追求剩余价值,分工流程异化、规训与管理;工人在劳动场所大量集结决定了职工与雇工,无产者与企业主或资本家之间潜在或公开的对立;随着财富由于劳动的科学性而不断增加,生产过剩的危机也日益增多,其结果是在物质丰富的情况下制造了贫困。将马克思工业逻辑的发现从工厂生产的场域推到文化生产,文化工业就是把文化的消费者视作用户,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文化的大量复制和销售,获得大量巨额利润。
 
胡翼青老师认为,不应将本雅明和阿多诺在大众文化上对立起来,但阿多诺的文化工业理论正是在本雅明的起点上开始的。阿多诺提出,文化工业从上而下的批量生产,从而以自由名义彻底终结人的个性与自由,但是他更关心的是消费而不是生产,自此文化走到了文化的反面——文化所包含的自由与解放消散。
 
二、为什么文化成了工业和产业
(从传播政治经济学讲起)
“文化本来是农业”,胡翼青老师讲到,cultur词根是农业的意思,这就意味着,文化本是在一个特定的地理、文化或历史空间土生土长成长出来的,所以它是独一无二的,在社区中扮演了一定的角色。然而今天,文化却成为了一种商品,文化也不再沟通现代性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
 

胡翼青老师阐释文化成为工业和产业之缘由
 
那么,文化为何成为工业和产业的呢?胡翼青老师在阐释这一问题时,他引用本雅明的“批量复制技术”理论讲道:“复制技术与受众需求,使资本涌入文化,文化便因此成为工业。资本将一切文化均转化为大众文化,并使文化成为我们的消费品。所以,在这个具有复制技术的时代,任何一种反叛性文化都有可能被整合为标准化的大众文化,文化产业便应运而生。”
 
关于文化产业的扩张需要有两种思想。其一是来自传播政治经济学的开创者达拉斯·斯麦思,他认为,文化产业是人类历史上最彻底的剩余价值榨取行动,却成为新自由主义合法性的产业基石之一;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,文化产业完成了资本统治世界的最后一环。胡翼青老师以我们现在所听的流行音乐为例,进一步解释了此观点。“我们只要有闲暇时间都不得不接受文化产品,这就是在为文化产业创造剩余价值”,他指明,文化产业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蓄水池,把其他产业的经济危机吸纳过来,缓解经济危机。
 
三、文化工业及其后果
“现代性使一切均步入工业化历程,文化也不例外。”讲解完发现文化工业的历程、文化成为工业和产业的缘由后,胡翼青顺着讲座的思路讲述了文化工业带来的后果,他指出,进入工业语境的文化具有了同一性、标准化、对象化、功利主义和工具主义等特征。
 

宗益祥老师抒发己见
 
胡翼青老师用海德格尔的观点重点解释了“对象化”:“工业革命之后,所有自然界都被技术对象化,人和大自然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改变。原来吃饭时画一个十字架是表示对大自然的敬畏,而现在我们再也没有这种敬畏感了,因为当自然对象化后,它对人类的意义就是资源,人可以人任意开发。自然由此变成空洞的物,反之建构人类,人也变成了物,变成非人。”
 
与此同时,知识分子也被纳入到文化工业这一体系中。胡翼青老师以科研流水线、当代大学生的生产模式等为例,揭示了作为文化一部分的学术生产也走上了工业化道路的现象。文化工业之后,人类变得贫瘠。
 
柯泽老师专业细致地点评
对待文化工业,我们有什么反抗的办法?胡翼青老师认为,作为个体我们能做到的就是,自己要独善其身,耐得住寂寞,保持独立人格,独立思考,成为一个自己认为有用的人。当宏达层面上的问题无法解决时,我们就要回归到个人,没有大师,自己努力成为大师。
 
摄影:项飞    文字:王瑞
编辑:蔡艳   
 

编辑:admin

分享按钮

[ 返回顶部 | 返回首页 ]